「走进美国高校·学联主席专访」卡内基梅隆大学董逸君:要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行之

学联主席专访 12个月前 (03-10) 346 人围观 0
导读

每一个申请留学过的朋友们肯定有这样的体会:在国内搜罗到、打听到的信息,和真正作为留学生感受到的其实还有不小差距。在申请留学的过程当中,准确而实用的信息无疑对于做出正确的选择至关重要。从本期开始,立足纽约非营利组织美中高等教育学会将邀请在各个大学内服务中国留学生上发挥重要作用、对中国留学生群体最为了解的的官方组织:美国各大院校的CSSA(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的负责人,亲自为您介绍所在院校的情况、分享中国留学生生活学习职业发展的真实一手信息作为美国高等院校学联主席采访系列。希望这样的一手资讯可以让你更加了解美国高等院校、让留学选择更加高效精准,为留学之路做更多准备、了解中国留学生群体和他们真实生活学习的酸甜苦辣!

受访人简介

董逸君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CMU)大四的学生

在读数学和计算机双专业

现任CMU CSSA的主席

 

卡内基梅隆大学简介

“CMU”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 Glassdoor Photos

卡内基梅隆大学是一所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的研究型私立大学。

大学的历史从1900年美国钢铁大亨安德鲁·卡内基创立的卡内基技术学校开始。1912年,学校发展为卡内基理工学院,并开始授予四年文凭。1967年,卡内基理工学院和梅隆工业研究学院合并,成为卡内基梅隆大学。大学主校园面积为0.58平方公里,距离匹兹堡市区约5公里。校园附近有匹兹堡卡内基博物馆、匹兹堡卡内基图书馆主馆、卡内基音乐厅、申利公园、菲普斯温室及植物园、匹兹堡高尔夫俱乐部以及匹兹堡大学主校园。

卡内基梅隆大学有七所学院:卡内基梅隆艺术学院、迪特里希人文及社会科学学院、梅隆科学学院、泰珀商学院、海因茨学院以及卡内基梅隆计算机科学学院。大学共有17个体育代表队,并且是全美大学体育协会(NCAA)第三级别中的大学运动联盟(UAA)成员。

2017年USNews美国大学排名,卡内基梅隆大学位列24名。

音频正文

行之:和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Jack:大家好,我叫Jack Dong,中文名字是董逸君。我现在是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CMU)大四的学生,在读数学和计算机双专业,也是现任CMU CSSA的主席。我自己是从去年刚刚加入的CSSA,之前大一大二的时候注意力比较放在学业上,没有太关注学生活动方面;在我大三的时候,当时CSSA新建立了职联部,主要在帮助学生寻找就业实习方面的机会。这样一个新的部门我觉得还挺好玩的,就加入了,然后在今年被选上了主席。

行之:那真的还挺棒的。像你说的,你在学习上是要读两个专业,同时又加入了CSSA这样的学生活动,平时一定很忙吧。

Jack:平时忙还真的是有点忙。首先学业方面,我们CMU读下来还是很累的,特别是计算机专业,只要牵扯到CS相关课程,需要花费的精力就特别多。但怎么说呢,不是有句老话,说时间挤一挤还是有的。你真的想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就会有精力去做,而且也不会觉得自己花费了特别多精力,因为你会从你想做的事情里收获很多。这种成就感也会反之让你愿意花费心力。这是我的一点感想吧。

有时候真的挺累的,比如最近春晚的准备工作真的就特别忙。从卖票到确保每一个环节到位,还包括视频准备等等,花的时间真的很多,但真的把节目做出来了,又会觉得很开心。

Photo By: CSSA蒋雨楠

行之: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CMU吧?

Jack:CMU最有名的是Computer Science专业。我觉得CMU很大的名气都来自说CS专业很厉害,现实也确实如此。因为我们有很多很有名望的教授老师,比如说Eric Xing(邢波)教授,他是人工智能方面的大牛,之前在CMU一直直接进行机器学习方面的教学工作;还有比如最近的新闻,我们CMU开发的人工智能系统 Libratus 战胜了四位德州扑克顶级选手,这个成就在AI领域也是非常大的一个突破了。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啊,这个人工智能系统在玩德州扑克的过程中,甚至会bluff(诈唬 / 虚张声势),人和机器的距离正在一点点缩小,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议啊。

中国留学生在CMU大多也集中工科专业,读CS的人非常多,再有就是读Engineering的也不少,对于本科生来说数学系也是非常热门的专业选择。因为我们“技校”的名声在这儿,所以大家来也都是比较想读这些相关学科。

 

不过大家可能不大知道的是,CMU的Design和Drama也是非常有名的。特别是Drama这个专业,相关领域有不少名人也是毕业于CMU的。

CMU Carnival Photo By: CSSA蒋雨楠

行之:那么中国学生在CMU是怎样的比例情况呢?

Jack:CMU现在的中国学生是挺多的。CMU本科生总人数在5000人左右,中国留学生有大概500-600人,占10%;研究生中国留学生要多很多,人数在1500左右,占总研究生人数5000人的30%上下。整体看,CMU一共大概10000多学生,中国学生就有2500人左右,还是挺多的。因为CMU在理工方面比较强势,这也是中国学生的优势所在,所以对中国留学生来说CMU是一个热门选择。

行之:CMU的地理位置如何呢?可以和大家介绍一下么?

Jack:CMU位于匹兹堡,城市位于宾州的最西边。CMU校园在匹兹堡市中心开车15分钟左右的距离处,隔壁就是匹兹堡大学,走路5分钟的邻居关系。周边区域感觉比较学术和生活化,中餐还蛮多的,挺适合居住。我觉得吧虽然我们不像纽约波士顿这样的大城市,但是环境还是很好的,至少也是一个城市生活。匹兹堡历史上以工业闻名,现在正在转型成为一个居住友好的城市,在相关比如美国适宜居住的城市排名里也有一席之地。

行之:这个适宜居住,是因为匹兹堡的气候呢,还是生活便利程度而言?

Jack:我觉得一个是生活节奏吧,再有就是人口组成。匹兹堡不是纽约那种虽然热闹但也混乱的都市,也不会过于偏远,整体还是城市的感觉。气候方面,我觉得算四季分明吧,不过冬天还是很冷的,正常来说进入冬季就会一直下雪。

行之:我听说CMU在纽约是有一个分校的,对么?

Jack:是这样,在纽约设立的是MSCF专业,好像全称是Master of Science in Computational Finance,是一个比较偏向金融的专业,类似于其他院校的金融工程专业。所以这个校区是在纽约,金融中心啊。这个专业在本科也有,叫Computational Finance Major,也是CMU比较有名有特色的一个专业,挺受欢迎的。

行之:这样啊,那你个人在学校有什么非常喜欢的课程,或者印象深刻的事情可以和大家分享的嘛?

Jack:先说课程吧,CMU有一门非常出名的课我们叫它112,课号全称15112,内容是Fundamentals of Programming and Computer Science计算机相关这样。这门课出名在于教授是David Kosbie,非常有趣的一个人,讲课也非常有意思。这门课其实内容来说是很繁重的,每周都需要大概10到20小时来完成学习作业,但是这个教授可以做到:一节课让你从完全不会编程的程度提升到适应编程。所以很有意思的就是虽然大家都知道这门课任务量很大,但是CMU可以说各个专业的人都会来上这门课,比如学Design的,学数学的,Business专业,当然还有CS专业的,大部分人都上过这门课。一个是因为这门课本身很出名,另外就是来到CMU的同学都会有一个期待值,觉得CMU的计算机专业闻名,那有机会就会来接触一下学习一下。这也是这门课本身的定位,是一个入门级别的,不管你有没有编程相关经验,这门课设计就是让你在最初的一两周内就能够掌握编程的各种基本知识,后续辅助以很多很好玩的作业和项目作业。特别是最后的会要求你来做一个项目,可以是你喜欢的想做的任何主题,比如有人写过游戏,有人写过画图软件这种。这门课上完,虽然很累,但是很有意思也会有很多收获,最后你会觉得:原来我也是可以码的人啊。

 

其他比较出名我觉得是一些传统活动吧。有一个很有意思的CMU传统叫the Fence,中文就是栅栏。我们学校中间有一段栅栏,然后学校的每个学生组织基本都会去画这个栅栏。(行之:类似画井盖这样?)对对对,很多学生组织有活动的时候就会去画一下。但是有个流传下来的不成文的规定就是画这个栅栏只能在午夜12点之后,白天是不能画的。再有就是如果这个栅栏旁边有相应的组织占着,比如搭个帐篷在旁边这种,你就不能去抢这个栅栏,只能等没人的时候的午夜12点之后去画这个fence,非常有意思。(行之:听着好棒啊,这样大家每个白天都会很期待,一夜过去栅栏就有不同的风格。)是这样啊,比如之前中秋的时候,我们CSSA就占领了这个栅栏,我们涂了一个中秋快乐还有月亮在上面。但是冬天去画栅栏真的也是很辛苦啊,巨冷,晚上还需要住帐篷睡在那儿占着,不然很有可能你涂完了又被别人的覆盖了。说起来这个fence曾经因为被涂了太多层了,不堪重负还倒过,然后学校又造了一个新的在那里,大家就继续画。

CMU Fence Night Photo By: CSSA蒋雨楠

行之:挺好玩的,这真的是CMU的一个特色了。那么其他还有哪些有意思的社团呢,除了CSSA之外?

Jack:CSSA之外,再有有一个CMU Summit社团,也是中国学生组织的,今年是第五届了,全称是CMU Summit on US-China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和创新创业有关的这么一个社团。这个社团最主要的活动是每年三四月份的CMU Summit,一个峰会。会上会邀请到很多VC投资人,创业者,初创团队等等齐聚CMU,组织Panel讨论或者创业比赛这样的活动,非常有名。

 

再有一个就是我们学校还有魁地奇(小说《哈利·波特》系列中虚构的空中球赛Quidditch)的社团。在每年春天的时候,社团会组织大家像在《哈利·波特》世界里那样骑着扫帚拿个球打比赛。

Voice of CMU Photo By: CSSA蒋雨楠

行之:真的好棒啊。刚刚你提到了CMU Summit这样一个创业创新峰会,所以CMU的创业氛围是非常高涨吗还是怎样的呢?

Jack:怎么说呢,我一直觉得我们CMU是非常有创业资源的,但是整个创业氛围并没有那么积极。因为我们最有能力创业的是这些搞CS做研究的人,但是我们学校很多这样的人才被大公司挖走了,很多去了Google,去了Facebook或者Amazon,还有去Uber和Airbnb这些科技公司的。整体来说自己来创业的人还是比较少。但是随着CMU Summit慢慢做起来了,我觉得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意识到我们还有创业这个选择,而且意识到我们身边这样非常优渥的创业资源。所以我觉得大家也是在逐渐地往创业的方向发展吧。

行之:确实是,尤其是再配合这几年国内的创业潮,大家肯定会受到影响。那你觉得身边CMU的中国学生毕业之后的选择是怎样的呢?大多数是会选择就业呢还是也有人正在创业?

Jack:我个人周围的这些朋友来看,大趋势还是毕业之后就业。像学CS的这些人,毕业之后会直接去硅谷,形成了一个套路吧。还有些学Business这些的,也是毕业之后求职的多一些,创业的还是比较少的。回国的人数我觉得并不算太多,大多数人毕业之后至少期望是在美国先找到工作的,而且很大一部分学CS的人也不难找到工作。

我觉得很多人其实是想毕业之后先在美国工作观望着这样一个状态。尤其是很多本科毕业生,说实话在技术技能层面来说并不太成熟,很多就会选择毕业之后先去大公司工作,等各方面条件成熟一些了再选择继续进修或者创业这样。

Reception Photo By: CSSA蒋雨楠

行之:蛮好的。那我们来聊一下生活方面吧,CMU的大部分学生都住在哪里呀?

Jack:是这样,CMU的大一新生是一定要住学校的,之后并没有强制规定。大部分学生也是会选择从大二开始住在校外。因为我们CMU其实很小,所以住校并没有很多选择,特别是住校比起自己在外租房子还要贵一些,房间也比较小,有时候还要和人合宿。住在校外呢,我刚刚也提到了CMU周围比较适宜生活居住,所以我觉得住校外也是很舒服的。我自己就是我们四个朋友合租了一个house,平时就挺开心的,而且房间也大;我大一住校时候是还需要和一个室友共享卧室,那时候的房租还比我现在要贵。所以住校外租房子也是一个很好的选项啊。

行之:那住在校外,安全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在CMU住在校外安全情况怎样呢?

Jack:我觉得CMU这边还是比较安全的,没发生过什么恶性事件吧。有时候可能会有比如警报啊之类的,但是也没有什么犯罪事件。周围生活也很便利,去超市什么的走路就能到,中餐馆也很多,整体环境挺舒服的。虽然我们一直管匹兹堡叫”匹村”,但是说实话我们匹兹堡并没有那么村啦。

行之:那如果用两个词来形容一下CMU的校园文化呢?

Jack:校园文化啊我想想看。第一个词,码农!这个算吧哈哈哈哈,码农这个词真的挺能概括我们学校整体的感觉的,毕竟CMU最出名的就是coding,所有人也都会接触到coding,上Business的课也好Design的课也好都会接触到。再用一个词的话,我会说是Diverse(多元化)。CMU其实说实话也不能算那么diverse,毕竟中国人和印度人相当多,毕竟是一个coding的学校啊,但是学校真的很注重diversity(多样性)这方面。比如说最近Trump上台的时候,学校也是群发了邮件表明在这样一个政局比较动荡的时段,学校会坚持住自己创建包容性多样性环境的标准。再有就是前几天Trump签署了行政命令,校长也发了邮件表示这个时间会和大家站在一起,让大家不要太担心。我就觉得学校对于多样文化还是很注重的。

CMU Carnival Photo By: CSSA蒋雨楠

行之:那Jack你觉得在CMU上学的这一段时间以来遇见的最大的挑战和成就是什么呢?

Jack:挑战就是,只要上CS的课就都是挑战(笑)。因为作业巨多。还有一个挑战就是从我们CSSA办活动来的挑战吧,就是在我们这么一个比较学术比较注重课业的环境之下,有时候办活动真的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首先就是办活动是需要巨大的人力的,你需要去找到这么一批有热情的人,大家来一起做CSSA这件事,那大家平时又都很忙,所以很难。再有就是你需要去调整活动呈现出一个大家都想要的样子,这个也不是很简单。那对CMU来说,学生们整体比较看重实际性practical的东西,比如大家会比较想要关于找工作实习机会这样的活动。那相应像春晚这样的活动,我们在非常走心地准备节目准备菜单这些,但是反响并没有很热烈,我们也是会有点失落的,我们花费了很多的心力期待值可能也是有点高啊。我们也理解,就是大家真的都很忙,没有很多闲暇时间来参加这样的活动。

所以这也说到收获这方面,最大的收获其实就是我真的找到了这么一批和我一起的,有热情,想做事,想为CSSA贡献力量的一群人,而且我们真的有能力把我们想做的事情就这么执行出来,我觉得这真的是非常有收获的一件事情。

行之:听起来已经很棒了。可以说,CMU这样一个coding文化很浓郁的校园已经给了学生们很多走向职场的天然优势了,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家去寻找内心的热情所在,去做真正感兴趣的事情,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体验了。

Jack:对,就是相对真的时间也要花费很多就是了。

 

行之:那这就涉及到时间管理的方法了这些?

Jack: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我们大一宿舍门口就贴着一张图,是一个三角形,三个角分别是Social/School/Sleep,这三项里面你只能选两个。这就要看你想要哪两个了,这三个是不可能都达到的,一定是要有所取舍的。

行之:所以你的取舍是?

Jack:我啊,我今年开始就没健身了,不打网球了,就把之前有些兴趣爱好暂时地搁置了一下。

行之:那最后我们还有特别走心的问题,就是你觉得留学到现在为止,给你带来的最大的改变,或者说其中的意义是什么?

Jack:最主要的是两方面吧。一方面是对我自己的改变,其实我没出国之前是一个很内敛的人,很害羞吧算,现在你还看得出来吗?!哈哈哈哈。(行之:真的么?感觉现在还是比较健谈的啊。)这其实就是留学,也不能说是教会我吧,至少就这样给我的一个改变。也能理解说是美国这么一个环境,在逼着你去表达自己的意见,逼着你去和别人聊天。一开始可能是会有点不大适应,会觉得说遇见了陌生人不知道说什么,见到就很尴尬,但是慢慢就觉得和别人讲话本来就是一件挺开心的事情,你会去认识不同的人。大家有不同的背景不同的兴趣爱好,认识这些人的过程中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经历,会激发自己也想去尝试不同的东西。认识人有时候也有可能会带来意外的收获的。对我自己的改变另一个是我觉得自己在思想方面算比较成熟吧,既然要走心就走点心说。遇见事情我可以考虑到很多不同的细节,包括不同的方面,这也帮助了我现在作为CSSA主席,主要就是从大局来确保事情在正轨上。并且我在很多事情上看问题也不会那么片面了,比如现在在社交媒体上有很多比较激进的东西,这时候从我的角度,我既有中国的背景也了解美国的文化,我觉得自己可以更加客观地看待很多事情,这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个收获。

还有一个就是说通过留学这样的机会我认识了很多很多不同的人。如果我当时待在了国内,一个是我那时候也比较害羞,再有就是国内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圈子,但出国之后我觉得我认识的很多都是和自己一样,大家都是很有追求的人。说有追求也不大准确,就是说这么一批人都是比较想出国,愿意经历不一样的事物,希望自己来主导自己生活的。还有就是认识了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大家的文化背景跨度很大,从他们身上也能学到很多。这应该就是两方面留学带给我最大的收获了。

Photo By: CSSA蒋雨楠

行之:对啊,这应该也是留学,或者说美国高等教育想要达到的一个程度了。那对于那些要来或者想要来CMU的新生朋友们,Jack你有什么建议么?或者一些祝福也可以。

Jack:建议就是,还是要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要太听别人说的那些。比如如果来CMU你可能会遇见一个情况就是周围的人都会上coding的课,但这时候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不喜欢coding,那你没有必要去跟随这么一个潮流,你要找到的是自己真正喜欢做什么。我们CMU全称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名字来自几个创始人,Carnegie指的是Andrew Carnegie,Mellon来自另外也是企业家的Andrew W. Mellon和Richard B. Mellon,这两个家族最初建立了两个学校后来合并成了现在的CMU。创始人之一Andrew Carnegie有一句话说:“My heart is in the work” , 怎么翻译呢,白话大概就是说我在认认真真地做事;然后我们今年校长接了一个后半句话,说:“My work is from the heart”,这样就听起来特别棒了。这两句话放在一起,就是最主要的如果要给新生一个guideline,我想说的话,还是要找自己想做什么。

我假设过如果我重读大学,我可能会学很多不一样的课,有可能我真的就不会学CS,也有可能我会花一年时间去国外游学,或者选择一个gap year去旅游,有很多可能。很多大一新生刚刚入学,可能也会迷茫说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这个时候可以去尝试不同的事情,比如去上一个coding相关的课程试一下看看会不会喜欢,或者design的课,或者music的课,这些都可以。

行之:那你现在找到自己想要的特别感兴趣的东西了吗?

Jack:我觉得我原本对数学和CS还是挺有兴趣的,只不过学CS这个过程,我花了太多时间在CS这些必修课上了。特别是我还是双专业,我还有一个minor,就是我之前提到的Computational Finance这个项目。这些学业方面已经花费我绝大多数的时间了,我没有什么时间去做别的,比如说我基本已经把健身放弃了,打网球放弃了,把学校的一些活动放弃了。如果重新来的话,我可能会去尝试一些不同的东西,比如我就很有可能去尝试Robotics机器人,我觉得那个很好玩,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免责声明:由于时间推移导致信息可能过期失效,或由于被采访人的个人经验偏差等原因,本采访仅供参考,准确学校信息请查阅学校官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所有,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摘编和用于商业目的。

美中高等教育学会

宗旨

是北美地区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教育科技类非营利组织,是在纽约州注册并被国税局批准的501(c)(3)组织、由中美两国顶尖名校教授、校友以及专业人士发起。旨在打破信息不对称不透明,为准留学生以及在美留学生提供在美留学生提供免费、真实、高质的信息,传递真实的留学生形象和声音,帮助留学生申学、适应美国高等教育环境,美中高等教育学会同时对接政府、企业、高校资源,扩展线上渠道、举办线下活动等多途径帮助国内企业政府在美招聘、吸引国际顶尖人才回国工作,从申学至求职全方位服务留美学生。

■美中高等教育学会(行之)

110 Wall Street,New York, NY 10005

Chinese-American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e

www.CAHEI.org

xingzhi2016@gmail.com

版权声明:

美中高等教育学会对其发行的或与合作公司/组织共同发行的包括但不限于产品或服务的全部内容及行之网站上的材料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受法律保护。对于美中高等教育学会下属通过本网发布的作品,本网受著作权人委托,在此声明禁止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书面授权的情况下违法转载或使用。

 

凡本网注明“行之官方”、”行之公众号”或其他原创所有作品,均为美中高等教育学会行之项目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行之留学 xingzhi.org”。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未经美中高等教育学会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对上述产品、服务、信息、材料的任何部分进行使用、复制、修改、抄录、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使用、销售。

凡侵犯我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美中高等教育学会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查看更多版权/免责声明:http://xingzhi.org/copyright

联系方式:xingzhi2016@gmail.com

Chinese-American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e

110 Wall Street, New York, NY 10005